主页 > 奇闻异事 > 正文

亚博竞技二打一官网档案

更新时间:2017-12-24 19:33 互动: 文字大小: 浏览:次 手机浏览

“传销之恶,每年都谈。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,传销也有门派之别。不管陷入暴力,还是堕入柔情,都是不可测的万丈深渊。南、北派传销相互渗透、融合,几乎每个省都有南、北派传销分布。


南派传销


北派传销

北派传销以殴打、限制人身自由为基本手段,洗脑环节不重要

传销分“北派”和“南派”,其实并不严谨。严格意义上说,这并非是按照地域划分,也不是按照传销领袖的户籍划分,这种区别,主要是操作模式上有很大不同。

最近遭遇不幸的李文星,很可能和北派传销有密切关系,其陷入的传销窝点很可能就是北派传销组织中的佼佼者“蝶蓓蕾”。

这一切还要从两个月前的5月15日说起。李文星通过“BOSS直聘”发简历给自称是“科蓝公司”的一位叫薛婷婷的人,几分钟后,这位薛婷婷给他打电话,通知他来接受面试。5月18日,电话面试后,次日,一个名为“五杀乐队”的QQ邮箱,给李文星发送了入职聘用书。告诉他被聘为月薪5000的java开发工程师,工作地点在天津滨海高新区软件园。

故事进行到这里,看起来一切正常。除了电话面试这点显得这家公司似乎太过轻率,但对一个大学刚刚毕业,急于找到工作的年轻人来说,这个细节无足关注。

5月20日,李文星踏上了前往天津的旅途,随身带着的,正是那份让他致命的死亡聘请书。

蹊跷之处就发生在5月20日的下午2点41分,与李文星同租的大学同学胡泽收到了对方的微信定位,但定位的位置不是天津滨海高新区,而是天津静海。这天的中午和下午,李文星的妹妹李文月收到哥哥手机发来的短信,却称自己在滨海。

这一点在外人看来似乎也没有太不正常的地方,因为在地图上静海区与滨海新区离得很近,静海在西,滨海在东。但对熟悉天津情况的本地人来说。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人心生疑虑。就像一句天津当地经常吓唬孩子的俗语所说的那样:

“你要是不听话,

就把你卖到静海去!”

在天津人心中,静海是个被称为“灯下黑”的地方,在这里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让天津人觉得太惊奇。一些天津人还记得十多年前这里发生的械斗,关于具体细节人言人殊,有的人甚至声称子弹在街上乱飞。当然,这很可能是夸张的说法。

但这里确实被天津人视为荒郊野外,除了临近市区的地方繁华一些之外,其他地方到处是坑洼、河沟、农田、稀稀落落的村落、小加工厂和小作坊。如果你想要隐藏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,那么静海可以说是绝佳的选择。因此,它也很自然成了传销的巢穴。文章出自www.ucfdc.com

天津静海传销窝点附近的破败景象。

静海的传销组织之猖獗,在天津本地人中是公开的秘密。它就像是个法外之地。早在7个月之前,知乎网友“两个猕猴桃”在网络上分享了她弟弟的经历。

弟弟自称创业开VR室,向家里伸手要钱,叔叔觉得事有蹊跷,联系静海当地警察。定位到弟弟的位置后,却发现是个已经捣毁的传销窝点,无人居住。用“两个猕猴桃”的话说,那个村子“破到辣眼睛”。


传销窝点,早已人去楼空。

家里人在破屋子里一顿翻,想找到弟弟留下的痕迹,翻出来一堆毕业证书、各种上课笔记,还有破旧不堪的衣服,从这些证据看出遇骗的大都是90后的年轻人,他们才刚刚走出校园。

一位反传销救助中心的负责人告诉媒体:“近些年解救人里,大学生越来越多了,都是孩子。”

很多人会有疑问,都是大学毕业,又都是年轻人,为何这么容易被洗脑?这里面存在一个误区,陷入传销者,不一定就是被洗脑成功的,尤其对于北派传销,洗脑并不是最关键的环节。今年4月,平面模特童亚萍因为接下同行群里的“一个通告”,从北京到了天津,当她抵达一处“服装厂仓库”后,却遭一伙人禁锢11天之久。在那里,她每天在监视下“上课”、玩游戏、聊天、甚至去厕所。她陷落的就是北派传销。

中国反传防骗联盟曾经介绍过更惨的事例,一个大学生被骗入北派传销组织7天,他记录了自己的遭遇:住狗窝、住臭水沟、吃变质食物、打人、鼻子灌水,勒索钱财,样样都有。而他们日常玩的游戏是:谁输了,谁隔着裤子舔裤裆。

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,以天津、传销、非法拘禁为关键字进行检索,2016年共有31份判决书,2017年也有17起,其中受害者绝大部分都是年轻人。